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科技

首钢为北京打造废物处理中心

发布时间:2019-04-27 19:58:2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首钢为北京打造废物处理中心

图为北京鲁家山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工作车间

北京市最大的垃圾焚烧厂——鲁家山垃圾焚烧发电厂经过一年的试运营期后,将于本月达到满负荷生产条件,开启4台焚烧炉处理垃圾。

据了解,项目将于明年正式运营

首钢为北京打造废物处理中心

,届时,根据其处理能力,每天将处理垃圾共计3000吨,这一焚烧量占北京日产出全部垃圾的1/6。而且,鲁家山焚烧发电厂焚烧垃圾产生的余热还将用于周边居民的冬季供暖,转化的电能将输入华北电,为城市居民供电。

采用多种技术,多层处理控制烟尘排放,二恶英实际排放为设计标准的1/3,臭气得到有效控制

鲁家山垃圾分类处理焚烧发电厂位于门头沟区潭柘寺镇。日前,探访至此,走在绿树环绕的园区内,也闻不到刺鼻的异味。

据首钢总公司能源环保部部长姜林介绍,鲁家山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由首钢总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首钢生物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作为建设单位,北京市政府和北京首钢生物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建设。据了解,项目全部应用国际先进技术设备,投资20多亿元,是亚洲最大的单体垃圾焚烧发电项目。

走进垃圾焚烧厂,从二楼中央总控制室大屏幕上能清楚看到垃圾的处理过程和各项污染物的排放指标。每天产生的烟气数据都是实时监控,大屏幕上有粉尘、氯化氢、二氧化硫等监控数据,对比发现均低于欧盟标准。

关于二恶英问题,据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国家规定是每年一般不少于两次检测,而鲁家山焚烧发电厂试运行期间已经检测了三次。

有人提出对二恶英应加强检测频次。对此,姜林表示,对二恶英的检测,一次需花费十几万,而且由于其成分复杂,要2~4个月才能出结果,这其中的时间成本和资金投入都需要考虑。因此,他认为:“应该加强宣传和舆论引导,让公众知道只要严格控制管理,垃圾焚烧产生的二恶英并不可怕。”

为减少和控制二恶英排放,鲁家山焚烧发电项目采用多种措施。据姜林介绍,运往厂区的垃圾进入焚烧炉内后,炉内尾部的热气会被抽送到最前端,对新进入的垃圾进行“烘干”和加温,让炉内的温度保持在1000℃以上。正常情况下,温度超过800℃以上,二恶英就会被有效分解。此外,也可通过喷活性炭来降低烟气中的二恶英和重金属等。经过多层技术处理后,垃圾焚烧产生的二恶英相对较低。

据工作人员介绍,在今年3月,焚烧厂曾委托专业检测公司对烟气中的二恶英进行监测,检测结果为0.034ngTEQ/m3,低于北京市地标限值0.1ngTEQ/m3。

臭气也是很多人反对兴建垃圾焚烧厂的原因。据工作人员介绍,臭气来源点主要为垃圾磅房、卸料平台、垃圾坑、渗沥液处理系统等。其中,磅房垃圾车停留时间较短,采用自然通风稀释处理,卸料平台和垃圾坑采用负压抽吸,将臭气吸进炉内焚烧处理,卸料平台还会喷淋植物提取液除臭处理,渗沥液处理系统采用生物滴滤除臭处理,可保证臭源点臭味不外泄。

基地规划餐厨垃圾、废玻璃等多个项目;餐厨垃圾收运不足,再生产品在市场上无价格优势;建议政策补贴切断非法利益链

首钢根据北京市循环经济发展规划,提出了北京市鲁家山循环经济基地建设方案,即除了焚烧垃圾发电,基地未来还将建设专门设施,处理建筑垃圾、餐厨垃圾、废玻璃、贵金属等,为城市配备“卫生间”,对各种废弃物进行集中处理。

据工作人员介绍,基地规划建设是以循环经济和清洁生产为特征,在处理城市固废并防止二次污染的同时,构建项目自身微循环、项目之间内循环、基地与社会之间外循环的三级“能源、资源循环利用”体系。

据了解,鲁家山基地规划项目包括: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一期3000吨/天、二期3000吨/天)、餐厨垃圾收运处一体化项目(400吨/天)、废玻璃及其制品处理项目(44吨/天)、污泥干化焚烧项目(1000吨/天)、废旧电子产品精深加工项目(15吨/天)、园林联合堆肥项目(110吨/天)、环保消石灰制备项目、残渣暂存场项目、中试基地等项目,配套鲁家山循环经济宣教中心和办公生活区。

2017年6月基地12个产业项目建成投产后,将年处理城市固废约285万吨,一揽子解决北京市30%生活垃圾、30%地沟油、30%市政污泥、20%餐厨垃圾、25%废玻璃、25%废旧电子产品提纯等处理问题。

2010年7月,北京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研究确定了首钢生物质能源建设项目方案。有北京市各管理部门的支持,鲁家山项目得以落地实施。然而,如今在项目筹备及试运营过程中,也遇到餐厨垃圾收运不足、再生产品市场推广力度不够等问题。

当前,各相关管理部门都要求餐厨垃圾必须全部回收进行资源化处理,防止利用餐厨垃圾生产地沟油,重新回到餐桌。然而,由于利用餐厨垃圾生产的再生产品价格相差较大,导致市场上许多不法商贩贪图利润,通过非法回收渠道回收餐厨垃圾并生产地沟油。再加上地沟油很难辨别,使得市场上对餐厨垃圾的回收利用有难度。

鉴于此,姜林认为应该从源头上加强监管。他建议:“一是用政策来引导市场,比如国家可以通过收购价格补贴的形式,让餐厨垃圾产生单位通过正规渠道将餐厨垃圾交由正规处置单位集中处置,以此切断传统已有的非法收运利益链。二是加强执法,对违规处理餐厨垃圾的单位进行严格处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