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家居

湖南嘉禾儿童血铅中毒事件一场事先张扬的灾

发布时间:2018-08-12 00:03:5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湖南嘉禾儿童“血铅中毒”事件:一场事先张扬的灾难

本报评论员

陕西凤翔、湖南武冈、河南济源……这一次是湖南嘉禾。这些散布于天南海北的地名之所以接踵而至,紧密相连,则因一场事先张扬的灾难:不是天灾,是人祸;不是偶然,是必然。血铅超标,就像腐败、就像问题奶粉、就像公民的非正常死亡,近些年来,一而再考验我们神经的韧性,检测我们心灵的温度,挑战我们对公义的渴望,是不是早已心如死灰。

从受害规模上讲,湖南嘉禾的血铅超标事件远远比不上陕西凤翔,更遑论湖南武冈。后二者受难的儿童人数分别达到了惊人的615名与1354名。今年2月24日,嘉禾县政府提供的数据显示:397名参检的14周岁以下儿童,有250人超标,四人属轻微中毒。自然,这个数目足以令人触目惊心,西谚云,救一人如救苍生,杀一人何尝不是如杀苍生?

不同于后二者,嘉禾血铅超标事件出现了新的恶性循环:不仅是一起环境污染,还是一起政治污染。

诚然,在陕西凤翔、湖南武冈等地,血铅超标的幕后,皆可窥见公权力监管不力或者故意放纵的魅影。凤翔追责,更是党政纪处分了11位官员,县委、县政府被责令做出深刻检查。可在嘉禾,有关部门不止是放纵作恶的炼铅企业腾达公司,甚至参与其间怙恶不悛,受害村民认为,三年多,郴州、嘉禾两级政府都关不了一家污染企业,根本原因是有官员在该企业占干股???只是怀疑,尚无实证。

接下来的恶行则有目共睹。经医院体检,确认儿童中毒,廖仲福等金鸡岭村村民到腾达公司讨说法,要求扣押该公司生产的成品铅作为证据,公司负责人点头同意,于是双方清点了扣押铅块的数量,连同装载铅块的拖拉机一起过磅,共重3.56吨。不曾想,事后嘉禾县有关部门以村民哄抢企业物资为由,多次派人抓捕廖仲福。至今,廖仲福仍然不敢正面接触当地政府。如他所言:“如果是哄抢,怎么还点数过磅?”这无疑属于典型的秋后算账。

数日后,金鸡岭村53名村民集体到广州体检

,被人打了小报告,说“这些人将要去堵省委、省政府的门”,结果遭警察拦截。一方说体检,一方认为是集体上访,僵持之下,桂嘉公路逐渐堵塞。廖永固、廖明秀等三人因此被拘捕,罪名是涉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尽管嘉禾县公安局局长罗永刚告诉,事后调查发现,村民们确实是去广州体检,但警方拒不认错,且廖明秀如今仍被羁押。这是何故呢?此处所引出的病症,是地方官员对农民上访的恐惧,是信访制度的尴尬。

这些可谓血铅超标事件的后遗症,其实还有罪恶的前奏。嘉禾是贫困县,近年来丑闻缠身,为了便于招商引资,发展经济,只得放宽政治口子,一批从周边省市淘汰的企业来到嘉禾,不做环境影响评估就可以上马生产,所谓“先上车后买票”,还包括逃票,以至该县541家企业,其中未进行环评审批的非法企业多达309家,接近六成。

政府不是防患于未然,而是毫不设防,先协同作恶,再考虑救治,乃至是拿民众的创伤作为自身政绩的垫脚石。在此政治语境之下,几乎所有的灾难,都是事先张扬,差别仅仅在于,作恶者是先知,而受害者后知后觉,也许至死都不知不觉。

不必再解析什么,一切罪恶都摆在桌面,板上钉钉;不必再抨击什么,有关部门既然敢于事先张扬,肯定有恃无恐。我们的意图只在于打破丑闻的封锁,呈现残酷的真相,再次重申:这不仅是环境污染,还是政治污染,更是心灵污染,人性污染。近100年前,就有先行者高喊“救救孩子”;时至今日,对孩子的伤害,却是有增无减。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标签: